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遥望蓝天的阳光花房

倚天照海花无数 流水高山心自知

 
 
 

日志

 
 

孙香月,盛开在梦想里的蓝莲花  

2014-06-02 22:44:04|  分类: 我的创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她问我为何喜欢戏曲,喜欢梆子。

我说,这恐怕就是家族的烙印吧,原本属于你的东西。早早晚晚会与你相遇。就像我想对她说的,万水千山旅程,来听你这一段《大登殿》,只为与你相遇!

不敢说相知,在高人面前,只觉得自己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

她就是梆子人——孙香月。

笑也长歌,悲也长歌

坊间有言“男怕斩子,女怕教子”,三娘教子中那大段悲咽的唱腔让人望而却步,没有一定的功力,或者说没有一定的火候是唱不出来的。可是,看她在长安公园为戏迷演唱这一段时,唱腔随着织梭上下翻飞,那百种千般之巧就这样让人痴痴地沉下去沉下去……连鼓掌都是多余的了。

可是,这盛开的怒放之后谁又能懂得她凋落的黯然?

犹记得那十五六岁的青葱少年时节,跟随王艳秋老师辗转于白洋淀一带那一场场盛况空前的演出,八十人的戏班子,挑大梁的就是她,那是时生活真是苦,三伏天别人穿背心短裤坐在台下摇着芭蕉扇吃着冰棍儿看戏,她在台上戴着重重的凤冠捂着两层戏服挥着水袖,冬天卸妆时洗脸盆都带着冰碴子,毛巾冻得硬邦邦的,可是,那时候她只觉得游走在光阴里的美,不管不顾地盛开着,绽放着……

后来上了省艺校,实习期间,随着省京剧团下乡演出,那一场由于老乡太过热情导致的烫伤成了她一生挥之不去的阴影。省京领导的一再挽留都没能让她回头。辗转波折,她进了省河北梆子剧院。

从毕业之后的河北省心连心艺术团,到有了儿子之后的河北艺校河北梆子少儿培训基地,再到今天的河北梆子剧院老干部科,她一步一个脚印地走了下来,曾经有一阵子因工作需要,她就负责教授基功、毯功、身段、靶功,也排戏,当剧院培养传帮带的喜讯传来,她带着好奇去看路翠阁老师授课,被路派一些深奥的东西所打动,重燃对河北梆子的热情。当她看到路老师和学生沟通有些困难时,便主动上前将路老师的唱腔艺术表演艺术用年轻人能听懂的语言教给刚入剧院的同事。在不断倾听路翠阁艺术,不断转哺的过程中,她又能唱了!路老师也被她的执著打动了!

她说,感谢这一场灾难,让她与河北梆子又续前缘。谈起这些,她一脸平静,好像游走在别人的故事里。生命中那一场铺天盖地的灰在如今的她看来不过是一抹轻烟。乌云过后,生命变得更加洗练。人生真正的练达不过就只是过尽千帆之后的从容与淡定……

 

荣也随缘,枯也随缘

有谁会无缘无故迷恋某个人,某一种艺术形式呢?

后来的许多个瞬间,我常常想起袁中道《游清溪记》中那段话“今见此水,乃悟世间真有碧色。如秋天,如晓岚;比之舍烟新柳则较浓,比之脱箨初篁则较淡;温于玉,滑于纨;至寒至腴,可拊可餐。”我想,没有比这句话更适合她的唱腔了。

难怪韩建华会逼着她去拿红梅大奖,难怪齐华坦老师会一直鼓励她周末走向长安公园去发展观众。这位作为河北梆子传承人之一的老艺术家对她说,这不是去玩儿,这是在弘扬河北梆子艺术,每一个梆子人肩上都承担着这份责任……提到责任,她急着解释说,其实最早发展戏迷的不是她,自己只不过在此基础上努力了而已。其实只有我们这些戏迷知道,寒来暑往,她每个周末不变的执着将百十人的观众队伍发展到了数千人,数千人,这是何等让人炫目的场面啊!

她让一度远离百姓的这种艺术形式还原到了人间,一个个梆子艺术家走下了省最高舞台的圣坛,来到百姓中间。老百姓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地看到过这些艺术家。在他们看来,这些不事雕琢,素衣素颜的艺术家隔着俗世的烟火来得更让他们可亲可敬。

世间种种,不会成空。

走在大街上,她经常会被老百姓围住;坐上出租,那青春洋溢的脸庞竟然是她的追随者,不但不收钱,还一直全程服务;在燕赵大地小小的古城里,竟然也有她的戏迷,争着做义务导游带她参观。

成功时不炫耀,失意时不抱怨——这世上还有比心更宽阔的吗?难怪,从她的唱腔里我们不但感受到了绝世的芳华,更看到了一枝一叶的柔情……

仰首是春,俯首是秋

当都市璀璨的夜晚逐渐宁静下来的时候,有一盏窗子里的剪影越发的清晰,这如影随形的温暖就这样伴着寸寸光阴融化在滑爽而甜美的梆子唱腔里……

她新学的每一个唱段,老赵都是她的第一个听众。

老赵说,有一次,孙香月刚学了《窦娥冤》中“听婆母”一节,回家唱给他听,在二人的反复切磋交流中,她达到了忘我的境界,哭了,老赵也哭了。

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大文豪鲁迅尚且有人性最温柔的一面,更何况被艺术熏透了的老赵?老赵来说,孙香月就是坠落凡间的天使,为了他和儿子,她宁愿折断自己的翅膀,放弃了整个天堂。所以,这一生,他都不会负她。

看着她并无一声的巧笑嫣然,再看看老赵谈起妻子时的眉飞色舞,我终于知道了什么叫相濡以沫。怪不得她给我的感觉一直在盛开。原来他们用行动证明了心理学家的科研成果:妻子的容颜与丈夫的性格和他对妻子的态度密切相关。

人到中年的老赵对妻子有两个原则,一个是“我错了”,另一个是“买吧”。所以当有一次她喜欢上了一个价格不菲的玉镯子自己却舍不得买时,老赵只问了一句话——你喜欢吗?就义无返顾地把刚刚到手的两个人一年的奖金拿了出来。品茶,玩玉,赏木头,工作之余的她偶尔也会玩一把刮刮卡,不用担心会陷下去,因为老赵一句“你的原则不是见好就收吗”会让她醍醐灌顶——生活对于她来说太游刃有余了。

怪不得她的唱腔阅尽人间春色越来越到达人的内心深处,怪不得她举手投足之间都有着生命中一粥一饭的踏实与温婉。

我真羡老赵那温暖而宽厚的“嗯哪”声,更羡慕过马路时老赵在外侧紧紧拉着她的手,不必担心,不必说话,不必思索,幸福却溢满整个天空。更让我不敢羡慕的是老赵那一句顶天立地的宣言:生生世世,我都要陪你一起唱梆子!

月圆是画,月缺是诗

片片蝶衣轻,点点猩红小,她这一段二六板的即兴唱腔让我感受着杏花疏影中的烟雨江南。

我让她为从事的河北梆子事业做一段总结,她说“如果今天再问自己,我爱梆子吗?我仍旧不会告诉你,但我却知道,它一直在我梦中,从未走远。”

还需要解释吗?还有比这更好的诠释吗?

大登殿唱了多少年?无法细数,有多少个剧种和流派唱过?更无法细数。我与她是禅客相逢,彼此会意。此生,只愿为她这一句“我教你唱戏吧!”默然追随,寂静欢喜!

窗外,岂知人事静,不觉鸟啼喧。

  评论这张
 
阅读(541)|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