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遥望蓝天的阳光花房

倚天照海花无数 流水高山心自知

 
 
 

日志

 
 

【引用】沙哈拉  

2011-08-22 21:04:45|  分类: 三毛语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suxuan1126《沙哈拉》

 

 

【引用】沙哈拉 - 春天吹着口哨 - 遥望蓝天的阳光花房

    十三岁认定恋爱是通向长大的捷径

    陈嗣庆和缪进兰都很喜欢梁光明。陈嗣庆认为,与梁光明的恋爱,是三毛这些年里唯一正确的恋爱。当三毛带着梁光明到陈家来时,他长松一口气。这个男孩符合他对女婿的一切要求:青年才俊,品德兼优。

    梁光明走后,陈嗣庆还按捺不住自己的欣喜,破例跑到女儿房间里去叮咛:“这次,不能再随性子来。要认真地恋爱。”

    三毛被父亲的话逗笑,她反诘:“我什么时候不认真过?”

    陈嗣庆也不多说,复杂地笑着,说了一个地名:“屏东东港。”

    三毛自己也有些不好意思,讪讪地说:“那,那是许多年前不懂事。”

    那是在三毛十三岁时发生的事情——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小小的三毛开始认定恋爱是通上长大的捷径。十三岁时的她一心想做个大人,于是,在一次被家里佣人玉珍带着去东港、小琉球旅游的途中,她认识了一个军校的在读生。她一本正经地与那个男孩谈起了恋爱,还骗人家说她已经十六岁。这件荒唐的事情一被家人发现就被迫停止了。三毛还为此惆怅了好一阵,第一次有了朱丽叶的感觉……三毛真的满十六岁以后,来家里约三毛出去跳舞或者郊游的男生层出不穷。大部分的男孩陈嗣庆都见过,不能怪女儿总是拿不定主意和谁恋爱,连他这个父亲,都不得不承认,这些男孩和三毛在一起,看上去并不和谐。

    还好,终于有了梁光明。虽然陈嗣庆对梁光明并不了解,但是,仿佛是男人之间的默契,他很清楚,三毛会经由梁光明,发挥爱情的正面意义。

    他了解自己的女儿,并非她不如梁光明优秀,而是,他们原本就是形成于两个世界,偏偏又都太有自我意识,谁想改变谁,都非易事。

    “不是他疯就是我亡”

    三毛告诉他们她打算结婚时,他们并没有太惊讶,只是问:“梁光明怎么说?”

    “他会同意的。”起初,三毛这样说。

    “他不同意也得同意。”过几天,三毛这样说。

    “他不同意我就出国去。”最后,三毛这样说。

    “出国?去哪里?做什么?”缪进兰皱起了眉头。

    “念书。念大学。去西班牙。”三毛头也不抬地回答。

    “可是你在这里的大学还没有念完啊。”缪进兰停下筷子,担忧地问。

    三毛轻抬眉头,向上空瞟了一眼:“不用念完,反正出国后也得重新念。”

    陈嗣庆很不喜欢女儿这种准备与所有人作对的表情,事实上,这个表情,在三毛七八岁时的一张照片上就被永久定格了。那张照片是在照相馆里拍的,她将两只脚向外撇成八字做小丑状——就是那张让人不愉快的照片,小丑一样外撇的脚,仿佛受了惊吓或委曲而夹紧的双肩,下巴收得很紧,但是眉眼却古怪尖锐地张扬着。他几次想将这照片撕掉,但是三毛不同意,她个人很喜欢这张照片,她指着照片上表情阴凉倔强的人强调,这个才是真正的她,是她的魂,她的真……

    “胡闹!”陈嗣庆将筷子用力地放在桌上。

    陈嗣庆知道被迫放弃理想是怎么样的痛苦,所以,从小他对孩子们的教育一直都比较开放,甚至专门去发掘他们的爱好。三毛看起来像是最适合成为艺术家的一个,但是她总是不肯配合,学钢琴像是受着极大的罪,学画画算是坚持了下来,但是却也坚定让她认为没有做画家的天分。

    三毛看父亲拍了桌子也不惧怕,反倒嘻嘻笑着抬头看父亲,她说:“我要是去外太空,担心受怕的人是你们。”

    “一定要去吗?”缪进兰拉拉丈夫的衣襟。

    三毛冷笑:“不去也可以啊。不是他疯就是我亡。”

    果然,至情至性的三毛踏上了流浪之路。

  评论这张
 
阅读(12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