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遥望蓝天的阳光花房

倚天照海花无数 流水高山心自知

 
 
 

日志

 
 

袖手无言  

2011-06-28 12:02:19|  分类: 我的创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俗话说:风流不在谈锋胜,袖手无言味更长。我想,没有比这句话更适合父亲对我的言传身教了。

        放弃了这进行了一半的采访,我的心忽而轻松了。我从来都认为那些在事业和家庭之间游刃有余的父亲才是好父亲,所以,父亲是温情的。而我和父亲之间的故事从来都是涓涓细流,我想我和父亲的感情是一块沉香,只适合在茶的氤氲里、在夜的静谧里用心来感受……

       父亲是帅气的,也是那种平凡的、一如俗世里一不小心就被淹没在人流里的大多数男人一样,在人间的烟火里有滋有味地演绎他的故事。如果说事业是男人的天, 父亲也有为了工作而无暇顾及家庭的时候。不过我从没感觉出他有愧对家庭和儿女的时候。父亲从没有苛求过我们兄妹,他是尊重我们的,给了我们自由的天空。我只记得从小到大母亲忙碌得不可开交、我的衣服都是父亲陪我在商场里买的,解放路百货商场、燕春商场、人民商场都留下了我和父亲的足迹。只要我看中的他从来都不吝于掏钱,致使我一直走在同龄人服装时尚的前沿。推而广之,他从不认为我的稀奇古怪的想法荒诞不经。比如年少的时候,我会在那些假日里说,我要独自旅行。父亲会问我去哪里,我说泰山,他会说恐怕人多挤下去。我再说北京呢?他就说可以。

        小的时候我的理想是当作家,看到我写了四大本诗集,他就为我联系省文联的专业作家,后来自闭的我不肯把自己那些青涩的文字示人,父亲也没责怪过我一句。现在我的理想是背包客,用脚步丈量人生,父亲是家人里边唯一一个乐于倾听我天马行空滔滔不绝的人。其实我知道他也在我们身上寄托过他的理想。他上师范的时候篮球打得很棒,做中学校长的时候又组建过一直女子排球队,和教练一起管理得有声有色。可是我们兄妹的工作却跟体育丝毫不沾边。现在,当别人说我的女儿淘气顽皮能把天捅个窟窿的时候,父亲会说:“我看挺好,是块打排球的料!”于是,他在女儿两周开始每天下午遛女儿一大圈来锻炼女儿的意志力。现在的父亲更喜欢听我读那些我写给他和女儿蜜糖的文字。

        关于父亲对子女这种原生态的教育,我常常想到中国一个教育家所说的话:学习不能超前,更不能速成,否则孩子无童年,青年无青春,中年无乐趣,老年无安闲。父亲真的是给了我们舒展性灵的天空!

        受伤的风树,自我疗伤自我成长的过程中形成了最珍贵的沉香——活沉。 如果说没有疼痛的青春不是真正的成长,那么我且不要把这些“活沉”示人吧,它只适合留给自已一个人在无人的暗夜里去体味,因为这里边有父亲无言的关怀与陪伴——考试失利时的一场电影,恋爱失败后的一次旅行……

        “因为这园子,我常感恩于自己的命运。 我甚至现在就能清楚地看见,一旦有一天我不得不长久地离开它,我会怎样想念 它,我会怎样想念它并且梦见它,我会怎样因为不敢想念它而梦也梦不到它。”这是之于史铁生魂灵的地坛。对于父亲,我想说,如果有来生,我该怎样因为爱他而向往做他的女儿,我该怎样因为孺慕而崇敬他再不敢做他的女儿。

        父亲节了,女儿没办法通过媒体传达对你的爱了,只能在这里用一篇文字送给你 ,碧海青天,当可体味到我的“石不能言”吧!

       

       

  评论这张
 
阅读(190)|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