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遥望蓝天的阳光花房

倚天照海花无数 流水高山心自知

 
 
 

日志

 
 

【引用】共醉德国葡萄酒之路  

2011-02-14 18:09:17|  分类: 分享阅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共醉德国葡萄酒之路 - starry - 旅·店
 
共醉德国葡萄酒之路 - starry - 旅·店
 

共醉德国葡萄酒之路 - starry - 旅·店
 

天空是延展开的铁灰色,秋风带起寒意,葡萄园里偶见衣衫厚重的农人穿行,枝叶间紫黑的葡萄在阴影中更像是藤蔓的沉重包袱,而非甜蜜果实。当下若是在法国葡萄园,必定是阳光与汗水共洒的热闹景象,但这里,这条德国最著名的葡萄酒之路上,怎么竟然有几分萧瑟的味道?

 可是路标上的确画着巨大的葡萄串,下面“Deutsche Weinstrasse”(德国葡萄酒之路)的文字也告诉我们没有走错路。看来,我们唯一选错的是季节,只好希望不会一路都如此。

共醉德国葡萄酒之路 - starry - 旅·店
 

共醉德国葡萄酒之路 - starry - 旅·店

博肯海姆镇上的冷清程度还是出乎人意料。虽然到处可见“Neur Wein”(新酒)的招牌,却都没有开门。小镇上的周末,就这么让人无奈。有人开着葡萄收割机跟我们打招呼,指点我们去“葡萄酒之屋”吃饭。这个兼有瞭望台、标志塔、餐厅等多种功能的门楼型建筑,算是85公里长的葡萄酒之路的起点(或终点),也行使旅游信息中心的职能。餐厅里人出奇的多,个个都是典型德国乡下大叔大婶式的淳朴打扮,进门把外套一挂,坐下就喝,彼此都相当熟络,看来全镇子上的人都在这里待着呢。大概很少见到亚洲面孔,我们落座后就有邻桌过来攀谈,我夸新酒好喝,对方相当骄傲,告知葡萄酒之路所在的普法尔茨产区是德国第二大葡萄酒产区,“我们这的白酒不比摩泽尔的差!”(摩泽尔是德国乃至世界最著名的白葡萄酒产区)“有多好?”我问道,其实我从没喝过摩泽尔的酒。对方沉默几秒后,开始给我倒酒:“说不清楚的,喝过就知道了!”真是让人绝倒的回答。我本以为会听到至少5个与香气和口感有关的形容词,以及若干对比结论,结果对方端过来一杯酒直接堵住了我所有的问题。

 我向来爱喝两口葡萄酒,但又懒于钻研,喜恶全凭感觉,不讲理论。一口酒入喉,顿时觉得口腔内果香弥漫,自己都有些沉迷于那股直达天灵盖的清甜味道。而给我倒酒的兄弟看起来比我还沉醉,必着眼睛摇头轻声赞叹。看看四周,没人喝啤酒,这在德国也算少见了。

 有人招呼我去瞭望台看风景。这个可怜的家伙因为要开车,一滴酒也不敢沾,只好使劲看葡萄园望葡萄止渴。没阳光的风景怎么都算不上诱人,只是大片高低起伏的绿色,加上些民居点缀其中。“也许明天就晴了,这地方就这种天气。”当地人看我冻得缩头缩脑,特地安慰我。

但正是这种天气和温度才造就了德国葡萄酒。这是我在路上恶补相关知识时的感慨。德国的葡萄酒产区分布在纬度47~52度之间,已经达到全世界葡萄酒产区的最北限。低温使得德国出产的葡萄酒甜度高,口感清冽,特别是白葡萄酒,以及极难酿制的贵腐甜酒和冰酒。而德国葡萄酒的品级划分标准也颇为有趣,它不以产地或酒庄分级,而是根据酿酒所用葡萄的成熟度区分,糖分浓度和采摘时间才是决定品质的关键。看法国人和德国人对待葡萄酒的态度,似乎也可以看出两国性格的区别。前者自我张扬,护酒庄和风土名声如护眼珠,而后者则彻底以统一的准工业化标准衡量品质,严谨专注。德国葡萄酒在国内名声不显,大概也与其国人一贯的低调态度有关。虽然我最早的白葡萄酒启蒙源于法国阿尔萨斯地区,但不厚道地说一句,那地方以前不就是德国的地界嘛,即使在现在的法国葡萄酒产业圈中,那里的酒农依然保持着德国式的含蓄风格。


共醉德国葡萄酒之路 - starry - 旅·店
 

共醉德国葡萄酒之路 - starry - 旅·店
 

共醉德国葡萄酒之路 - starry - 旅·店
 

当然,德国人在低调之外,也会搞点让人吃惊的小花样。例如巴特迪克海姆那只世界上最大的葡萄酒桶——注意,是装人的,而不是装酒的。这只容量为170万升的酒桶是本地最有名的特色餐厅,我探头进去拍照,立即就有人配合地举杯冲镜头微笑。听说每年9月在此地举行的葡萄酒节其规模也号称全世界第一,在商店里好奇地向店员问起到底盛况如何,立刻有其他游客凑过来夸张地大赞“Wonderful”云云。无奈我实在无法想象,不过他们也劝我别遗憾,因为在这个季节,沿路每个小镇都会有葡萄酒节,就看时机是否凑巧了。

 又喝了两杯。继续上路,此时状态正好,微醺,全身被清透的果香包围,把音乐调大声穿过山岭之间,和路边骑马的美女挥手sayhi”。停,倒带,那一刻应该按下暂停,让我趴在车窗看美女的金发随着马蹄声消失在绿色的葡萄园里,还要有一只鹰应景地从天空飞过,大地和植物的气息随风涌来,我直接沉睡在天地间。


共醉德国葡萄酒之路 - starry - 旅·店
 

共醉德国葡萄酒之路 - starry - 旅·店
 

共醉德国葡萄酒之路 - starry - 旅·店
 

共醉德国葡萄酒之路 - starry - 旅·店
 

共醉德国葡萄酒之路 - starry - 旅·店
 

共醉德国葡萄酒之路 - starry - 旅·店
 

 正兀自沉迷于想象中时,我们已经到了代德斯海姆。这座小镇号称是葡萄酒之路上最受欢迎、风景最优美的小镇之一。可这条路上有风景不优美的小镇吗?我表示怀疑。审美疲劳的结果就是我们决定直接穿镇而过,这么做的结果是差点错过了Weingut Herbert Giessen Erben那栋老宅子。

 “停!快停!倒回去!”当我反应过来刚刚从一栋看起来历史颇久貌似酿酒世家的宅子前经过时,我们几乎已经冲出去小镇。原路返回,在马路对面研究了半天,最后我们决定做一回不速之客,直接开车冲进了院子,停在了葡萄收割机的边上。

 一位450岁左右的大叔开门吃惊地打量着我们,估计没见过这么鲁莽的客人。我告诉他自己来自中国,路过这里对这房子很好奇,想和他聊几句。要说德国农民就是善良淳朴,二话不说就把我们让进了门。落座会客室,我不由佩服自己真是眼光毒辣,一瞥之下就发现这么个有趣的地方。房间里的家具陈设一看就至少有百年历史,四面墙上还挂着家族先辈的画像。“这间屋子的陈设基本没有过什么大的变化。”大叔说。“有上百年?”“差不多,但我们家族的历史至少有四百年。”

 翻开大叔给的简介,原来他的家族自17世纪起就移居此地,后来逐渐开始从事葡萄种植和酿酒,到今天已算是该地区颇有名气的酒农。他自家拥有不小的葡萄园,酒厂出产白酒、红酒、气泡酒,同时接待来自各国的旅行团,为他们安排小型的品酒会等等。在他家巨大的游客签名簿里,我看到有台湾同胞的留言,特地指给他看,他说以前从未有大陆的游客到过他家,我们算是第一名。大叔拿出几瓶珍藏好酒给我们品尝,喝得高兴之余我问了他一个一直想问的问题:“为什么德国葡萄酒在国外没什么名气?”“我也说不清楚,但确实,我们的酒通常价格都不高,有很多酒农大量生产的都是普通的餐酒,其他比较好的酒也大多在本国出售。”他似乎也无法给一个完美的答案,我却有点为德国酒叫屈。可人家就愿意自己享受自己这点好东西,你有什么办法。大叔让我尝的某种气泡酒真是佳品,好像喝下去一园子的果树,桃子脆甜,白杏微酸,浆果的馥郁四周围绕,气泡轻轻拍打着舌头,像精灵在舞蹈,若是在夏天,这酒真是消暑的良伴。

共醉德国葡萄酒之路 - starry - 旅·店
 

共醉德国葡萄酒之路 - starry - 旅·店
 

共醉德国葡萄酒之路 - starry - 旅·店
 

共醉德国葡萄酒之路 - starry - 旅·店
 

共醉德国葡萄酒之路 - starry - 旅·店
 

共醉德国葡萄酒之路 - starry - 旅·店
 

第二日,倒真是像到了夏天,天空蓝得像Kabinett(优质高级葡萄酒中的头等酒)一样纯净清亮。早起冲进葡萄园,可惜只看到开收割机摘葡萄的酒农。“用来酿最好的酒的葡萄,一定要在太阳出来前用人工采摘。”园子里的酒农说。“什么样的酒是你们最好的酒?”“哦,这太复杂了。”酒农的表情告诉我,接下来的谈话,将必定是一堂艰涩的葡萄酒专业课。经过几个回合的艰难交谈,我终于对德国葡萄酒体系有了个初步认识。德国的葡萄酒分为四级,从日常餐酒到优质高级酒。而优质高级酒又根据葡萄的含糖度分为六类,其中就有大家比较熟悉的Eiswein(冰酒)。“虽然我们的酒都用含糖度来划分,但这不代表所有的德国葡萄酒都是甜的。”“可是在德国以外的地方很难喝到真正有特点的德国葡萄酒。”我又抛出了这个问题。酒农耸耸肩,看起来有些无奈,“我们的好酒很少做广告,很多人都把那种喝起来有点甜像果味汽水一样的酒当作德国葡萄酒的代表,所以就有越来越多的酒农去生产那种不好的酒。这是一个糟糕的循环。”

 为了证明自己所言非虚,我被这位酒农拉到一旁品尝他自家出产的某种白酒。“没什么人买,我们就做一点自己喝。但这是非常好的酒。”果然这杯并非单传的果味汽水,也打破我“白酒都口感单纯没什么层次”的固有印象,它应该算是干型或半干型,那种酸度需要花几秒去适应,但几秒钟之后就会无形地融入果香之中,可这果香颇为持久,也非常细腻,并且严谨,不像有的白酒刚喝进去觉得好喝,转瞬就觉得各种味道弹射到口腔内各处,怎么也无法归拢到一起。


共醉德国葡萄酒之路 - starry - 旅·店
 

共醉德国葡萄酒之路 - starry - 旅·店
 

共醉德国葡萄酒之路 - starry - 旅·店
 

共醉德国葡萄酒之路 - starry - 旅·店
 

共醉德国葡萄酒之路 - starry - 旅·店
 

共醉德国葡萄酒之路 - starry - 旅·店
 

共醉德国葡萄酒之路 - starry - 旅·店
 

干杯之后,我们得知今天在前面的小镇会有葡萄酒节。赶去一看,说是节日,其实就是居民们的大型聚会,带点嘉年华的意思,吃吃喝喝当然是主要目的。看着60多岁的老头平静从容地吃下一只巨大的猪膝或猪肘,我只有深深叹服的份儿了。想想这一路所见的当地人为老者居多,有在葡萄园里健行的,有结伴骑车出游的,个个都神采飞扬身体强健。年轻人都去哪儿了?


共醉德国葡萄酒之路 - starry - 旅·店
 

共醉德国葡萄酒之路 - starry - 旅·店
 

共醉德国葡萄酒之路 - starry - 旅·店
 

共醉德国葡萄酒之路 - starry - 旅·店
 

共醉德国葡萄酒之路 - starry - 旅·店
 

共醉德国葡萄酒之路 - starry - 旅·店
 

共醉德国葡萄酒之路 - starry - 旅·店
 

“年轻人都去城市里工作了。”后来我们在葡萄园里碰到正在摘葡萄的一家人,这是男主人的回答。他的孩子平时在别的城市工作,休假回来也参加了摘葡萄。“会继承家里的葡萄园吗?”我问到。对方只是笑笑,表示不确定。男主人的小孙子倒是表现出对葡萄的极度热爱,抓起来就吃,满脸汁水的样子逗得所有人哈哈大笑。我尝了尝他递给我的葡萄,浓郁极了的甜蜜,不知将会变成什么口感的酒被放在货架上。


共醉德国葡萄酒之路 - starry - 旅·店
 
共醉德国葡萄酒之路 - starry - 旅·店
 

共醉德国葡萄酒之路 - starry - 旅·店
 

共醉德国葡萄酒之路 - starry - 旅·店
 

共醉德国葡萄酒之路 - starry - 旅·店
 

共醉德国葡萄酒之路 - starry - 旅·店
 

共醉德国葡萄酒之路 - starry - 旅·店
 

傍晚时分终于到了施威根,这是葡萄酒之路的另一头。那座“葡萄酒之门”从30年代起就坐落于此了,夕阳下,有些人骑着车经过,看起来正要出发。我们拎了瓶酒跑到山顶,此时顺山坡之势绵延而下的葡萄园是一片淡金色,除了夕阳,看不到远方的道路。身旁是葡萄酒小径的起点,穿过那片园地,又将返回葡萄酒之路上,开始再次沉醉的旅途。


了解

德国葡萄酒的分级制度颇为复杂,以下列出简单分类:

四大类:优质高级葡萄酒(Qualitatatswein mit Pradikat), 高级葡萄酒(Qualitatswein b.A.), 乡村餐酒(Landwein), 普通餐酒(Tafelwein。优质高级葡萄酒又细分为六类:头等酒(Kabinett),以完全成熟的葡萄酿造; 晚收酒(Spatlese),采用晚秋成熟的葡萄酿制;精选酒(Auslese),经人工专门挑选出的质量上乘的葡萄酿制;逐粒精选酒(Beerenauslese),需要特别挑选香甜并附有贵腐菌的葡萄;冰酒(Eiswein),采用果实结冻状况下采收的葡萄,并趁其还处于冰冻状态时压汁;干浆果精选贵腐酒(Trockenberenauslese),要逐粒挑选干枯并长有贵腐菌的葡萄。


图:公子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